您现在的位置: 贯通日本 >> 文学 >> 横光利一 >> 正文

浅析横光利一

作者:未知  来源:百度   更新:2010-9-29 11:51:22  点击:  切换到繁體中文

 

日本评论家千叶龟雄对新感觉小说有这样的评价:“这是站在特殊的视野的绝顶,从其视野中透视、展望、具体而形象地表现隐秘的整个人生。”

  新感觉小说自觉诞生于日本二十世纪初期,代表人物是川端康成、横光利一等。他们在小说创作上一反传统日本小说呆板的文体和繁琐的语言,直观地把握事物表象,运用感性的表达方式,使用华丽但是冷静的词语,开创了一条小说创作的新路。革新艺术形式和内容,寻求新的感觉现实是新感觉小说的初衷。
  相信喜欢喜欢日本小说的人对川端已经非常熟悉,但我想横光利一可能在新感觉上的表现比川端更为极端,他笔端的文字朴实而神经质,平和而隐秘,更重要的是小说整体所表现的感染力。
  在《蝇》中,他用平铺直叙的表现方式,把环境、动物、人物统一在一个清晰的感觉概念里,作者在叙述的时候不动声色,即使在最后小说的高潮作者仍然是不动声色的。读《蝇》的感觉是震撼的,可这种震撼却让你说不清道不明,作者利用语言对你施加了魔法,把他的思想重重的压在你的头上。“仲夏的驿店,空空荡荡。只有一只大眼蝇挂在昏暗的马棚犄角的蛛网上。它用后肢蹬着蛛网,晃晃荡荡地摇晃了一阵子。接着,就象豆粒般啪地一声掉落下来。然后它从被马粪压弯了的稻草的一端,又爬上了赤裸的马背上。”这是小说第一段,对环境和大眼蝇的描写给人一种寂静萧条的感觉。作者描述了一个客观世界的场景,但是这个场景无疑被作者过滤了,体现了一种更为隐蔽的主观主义色彩。
  马夫、农妇、私奔男女、母子、乡村绅士的分部描写是似乎作者有意安排的结果,他们对发车时间存在分歧,马夫早以在心中预定了发车的时间,农妇急于见到病危的儿子,私奔男女的忐忑,母子的幸福、乡村绅士悠闲自得。作者对这几个人物的描写主要是突出了人物的不同心态,同时反映了他们的生活状况。读者在这种时候很难领会作者的写作意图,不断有新人物的介入,使读者感觉每个人物的介入都可能是一个新故事的开始,这种并列的结构在后面顺其自然的统一在车夫的一句“上车了!”,大家的命运被马车统一了起来。“那只大眼蝇从马腹所散发的气味中飞了起来,停落在车蓬上歇息。”这是一个具有歌特色彩的描写,仍然是一个对众多客观事物的过滤,小说的气氛在这里开始有所转折。
  最后作者又对所有马车上的几个人物进行了分别描写,绅士的侃侃而谈、孩子与母亲的简单谈话,农妇的焦急、车夫的困顿都被作者用简洁的语言概括在内。最后,马车落下山崖,所有的人物再一次被马车这个工具统一,他们一起走向毁灭。普通环境、普通人物、普通事件、突然毁灭,成为了小说的全部。
  最后作者提到大眼蝇,它是作者安排的唯一幸存者,“它独自优游自在地在蔚蓝的天空中飞翔。”这个结果似乎合情合理,或许正是这一点,读者才能真正体会到作者笑里藏刀、冷酷暗淡的写作意图。


 

作品录入:贯通日本语    责任编辑:贯通日本语 

  • 上一篇作品:

  • 下一篇作品:
  •  
     
     
    网友评论:(只显示最新10条。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,与本站立场无关!)
     

    村上春树《骑士团长杀人事件》

    日本作家到底多有钱,看看村上

    日媒推荐七部日本轻小说入门作

    日本明治时代可以靠写作维生吗

    林少华:村上春树审视的主题依

    告诉你一个真实的芥川龙之介



    ca88亚洲城真人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