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 贯通日本 >> 文学 >> 森鸥外 >> 正文

森鸥外,爱的殖民

作者:未知  来源:网络   更新:2008-6-10 9:35:27  点击:  切换到繁體中文

 

森鸥外,这个名字原来曾几度幽灵般地在我的成长过程中擦肩而过,现在终于以他的真实面目出现了。
    中学时看过一部德日合拍的电影,讲的是一个留学德国的日本军医,与一个德国舞女从相恋到无奈分手的故事,原来这个故事根本就是以森鸥外的留学经历为蓝本的,那段故事也被他写成了名篇《舞姬》。后来又看了一部上海电视节的参展电视《小仓日记》,讲的也是一个无奈哀伤的故事,残疾青年极仰慕一位在日本文学史上地位卓越的文豪,然而这位曾在小仓这一城市居住过的作家的日记却从未被发现过,为了填补这一研究领域的空白以及为了超越自身的残疾,青年几乎耗尽了自己全部的心力四处探访森鸥外留下的痕迹,在生命之烛即将燃尽之时,小仓日记也完成了,然而这个时候传来一个消息,由森鸥外亲笔写就的“正版”《小仓日记》被发现了......
    其实念书的时候也接触过他,可惜那段时间不甚用功,日本文学那一节扫几眼也就过去了,连森鸥外这个名字都没留意到。
    现在忽然开始看他,是因为森茉莉,他唯一的女儿,日本耽美小说的鼻祖。
    所谓耽美小说,既可以理解为以极艳丽华美的笔触写一切奢华美好的事物,同时也是同性恋小说的意思。由于耽美小说题材的原因,国内是很难看到森茉莉的作品的,但在日本文学上史上,森茉莉却具有不可替代的地位,她开创了同性恋小说的先河。
    然而奇怪的是,森茉莉本人却并不是同性恋者,她最爱写的,是中年男子与俊美少年的同性恋小说。研究者对此的解释是,森茉莉终其一生最爱的人,是他的父亲。中年男子与少年间的禁忌之爱,背后的真正主人公,是她与父亲森鸥外之间不被允许的爱。
    森茉莉与父亲森鸥外之间并无实质上的乱伦关系,但在森茉莉晚年,她确实承认了她一生挚爱父亲这一事实。
    我始终认为,这一切的始作俑者是森鸥外。
    不知为什么,我对森鸥外这个人始终没有什么好感,这是一种不可言说的直觉。照片上的森鸥外确实十分之神气,想必青年时代的他更具有吸引力。撇开他对对德国舞女的始乱终弃不说,森茉莉最后的结局,在很大程度上也与他对她无限的“爱”有关。森茉莉是森鸥外最宠爱的女儿,陪伴她成长的日子甚至成了森鸥外所言的“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光”。他用可以想到的各种方式宠爱她,她享有着家庭中其他成员和孩子都不具备的特权。有人说,森茉莉受到的溺爱导致了她完全没有自我料理的能力,导致了她悲凉的人生结局。但我觉得最可怕的不是这个,而是那份来自父亲的诡异的溺爱,在心理上彻底剥夺了一个脆弱孩子再接受别人之爱的能力,那是粗暴的爱的掠夺,爱的侵略,爱的殖民。
    “女儿是父亲的半个情人。”这是人性中一个隐晦的秘密,这一点森鸥外的体验可能更深,他毫无顾忌的满足着自己自私的爱欲,爱着他的茉莉,受着茉莉对他的依赖,对他的敬仰,享受着他是森茉莉眼中的唯一这样一种无与伦比的幸福感。
    父母能够给予孩子的最大财富,不是金钱,不是保障,不是一个理想的配偶,而是优秀的人格,人生的智慧。一个拥有优秀人格与智慧而不是智力的孩子,拥有成功是迟早的事。这样说来,森鸥外从来没有给予过森茉莉什么,他一直是个掠夺者,一个殖民者。殖民地是森茉莉,所殖之民是他自己。
    一个从小在心灵上被父亲自私的爱殖了民的森茉莉,即使像叶倾城所说的那样:至少她被一个男人那么彻底的爱过,那又如何?她始终是森鸥外的一部分,她从来没有选择过自己的生命。人的生命其实不止一次,父母给予的那次之外,成年后的我们就开始自己选择第二次、第三次生命了,然而总有些可悲却浑不知自身之可悲的人,永远没有也不知道还有这样的权利。
    可怜的森茉莉,可怕的爱的殖民。


 

作品录入:贯通日本语    责任编辑:贯通日本语 

  • 上一篇作品:

  • 下一篇作品:
  •  
     
     
    网友评论:(只显示最新10条。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,与本站立场无关!)
     

    村上春树《骑士团长杀人事件》

    日本作家到底多有钱,看看村上

    日媒推荐七部日本轻小说入门作

    日本明治时代可以靠写作维生吗

    林少华:村上春树审视的主题依

    告诉你一个真实的芥川龙之介



    ca88亚洲城真人娱乐